广告合作邮箱:444j8com@gmail.com










您的位置:

首页> 科学幻想> 卫生

卫生 - 卫生

紫烟坐在沙发上,躬身爲我倒满一盏茶水,往我面前一推,道:“尝尝。

        我端起茶杯,浅酌一口,微苦的感觉返上心头,咽下肚后却又升腾起一股清
       香。

        “极品大红袍。”放下茶杯,我微笑着看着她说道。

        紫烟避开我的目光,笑道:“真是小看你了,这也能尝的出来!我故意加了
       一点盐在裏面的。”我盯着她的眼睛说道:“真正的清香可以存放千年,就算时
       间过的再久,你放什麽进去,都改变不了它本来的甘醇。”紫烟听懂了我话中的
       意思,神色有些慌乱,起身说道:“我去做饭!”

        我满意的伸了一个懒腰,往沙发上一躺,道:“要不要我帮忙?”厨房裏传
       来紫烟的声音,“不用,你乖乖在那坐着喝茶,无聊就看电视,做好了我叫你!”

        语气就想嘱咐自己的小弟弟,宛如当年跟我在一起生活时一般。

        饭菜很快做好了。紫烟开了一瓶红酒,笑着对我说:“就喝这一瓶,不能喝
       多!”我盯着她的眼睛说道:“怎麽,怕酒后乱性啊?”紫烟刹时红了脸庞,白
       了我一眼骂道:“别胡说!”说着夹了一块鸡肉塞进我的嘴巴,道:“赶紧把你
       的嘴堵上,省得胡说八道!”

        在她面前,我感觉没有拘束,如当年般肆意而爲。一瓶红酒很快就见了底,
       紫烟看我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,笑道:“你啊!变成酒鬼了!”说着走到旁边的
       酒柜旁又拿出一瓶。我看到酒瓶上的英文名称,手舞足蹈的叫道:“CH。Pe
       trus!酒王之王啊!”紫烟瞪大眼睛看着我说:“这你也知道?”我说以前
       曾经喝过。我是搞业务的,整天跟着老闆混吃混喝,什麽酒没喝过?

        酒精的刺激下,紫烟的脸蛋越发变得红润,我看得几乎癡了。紫烟知道我在
       看她,微微一笑,道:“坏小子,再不吃菜凉了!”我说:“凉了就凉了!大不
       了等你老公回来一起吃。”紫烟呵呵一笑,道:“那你等吧,他早上乘飞机去云
       南了,回来可能到下个星期了!”我心裏大喜,却又不知道高兴什麽,只管坐在
       那裏傻笑。紫烟白了我一眼,嗔道:“笑什麽笑?赶紧吃,吃完了赶紧回家!省
       得你老婆找上门来!”

        我收起笑容,拿起酒杯一仰而尽,淡淡的说:“紫烟,我没有结婚。”“什
       麽?”紫烟显然不相信我说的话,瞪大眼睛看着我说:“你都快三十了,怎麽还
       没结婚?不行!明天我就爲你物色一个!对了,我有个朋友,也是干茶业的,姑
       娘长的没话说,就是爲了忙生意才把婚事耽误的,人也不错,我看你俩挺合适,
       不如……”我一把抓住她的手,道:“紫烟,别爲我介绍女人!我不会结婚的!”

        紫烟被我的大胆吓了一跳,挣开自己的手,慌乱的说道:“爲什麽?”

        我笑了笑,给自己满上一杯酒,一口喝下,说:“我在等一个人!”

          “等谁?”紫烟奇怪的看着我问道。

           我直视着她的眼睛,说:“等一个心爱的女孩。跟我一起长大,一起上学,
       我们心中都有彼此,在我们小的时候,上一辈就把她许配给我了……”

        “不要说了!”紫烟的脸变得通红,慌乱的举起杯子喝了一口酒,却不小心
       呛道,大声的咳嗽起来。

        我起身坐到她的身边,轻轻的爲她捶着后背,紫烟颤动了一下,没有挣扎,
       捂着胸口任我在她的背上捶动。

        我继续说道:“过了这麽多年,我一直没有忘记她。我曾经无数次的幻想和
       她一起走进婚姻的殿堂,爲了这个愿望,我到处寻找她,一直没能找到,现在,
       我终于找到了,可是……”我无法再说下去,因爲泪水已经模糊了我的双眼。

        “可是她已经做了别人的老婆,你已经迟到了!”紫烟低着头,接上了我的
       话茬。听到她的话,我心如刀绞,一把抓住她的双手,紧紧的握在自己的手中,
       大声说道:“紫烟,爲什麽你不等我?”紫烟抽出一只手,把我额前的发绺撩到
       耳后,苦笑着说:“钢子,这或许就是命吧!”

        “去他妈的命!”我恼怒起来,双手一环紧紧抱住她的身体,口裏嚷道:
       “紫烟,我等了你十年!三千六百多个日日夜夜,等来的就是一句信命的谎言吗?
       我不信!我要你!紫烟,我要你!”说着,我不顾一切的向紫烟的小嘴吻去。

        紫烟奋力的挣扎着,头不停的摇摆,嘴裏喊道:“钢子你喝醉了!不要这样
       ……”我根本听不进去,只是使劲的抱住她,亲吻她身上所有我能够着的地方。

        “啪!”紫烟终于挣开一只胳膊,扬手打了我一个耳光!这一巴掌把我们俩
       人全都打楞住了。我颓然的放开胳膊,轻轻的摸着自己被打的脸庞。是的,紫烟
       已经是别人的老婆,我怎能做出如此下流的事情呢?

        紫烟也料不到自己会打我,楞了一下,慌乱的站了起来,说了句:“对不起。
       我去趟卫生间。”从我身边跑了过去。

        我无力的瘫坐在沙发上,这一巴掌真的把我打醒了。自己苦苦寻找了十年的
       女孩已经变成了他人的妻子,这是不争的事实,我想笑,眼泪却顺着鼻梁流了下
       来。该走了。我在沙发上站了起来,趁紫烟还没出来,赶紧告辞吧,省得大家见
       面尴尬。

        我默默的走到门口,换上了自己的鞋子,刚準备开门出去,卫生间突然传来
       紫烟的叫声:“哎呀!怎麽会这样!”我大吃一惊,把鞋子一扔,光着脚就沖进
       了卫生间。

当前1/1页 首页 上一页 1 下一页 尾页